Tuesday, January 22, 2008

颤抖

奄奄一息的麻雀,躺在血滩中微微颤抖,渐渐静止...
颤抖
因为太用力地练习
因为喉咙的负担太大
因为只有自己能指导自己
因为在阳光曝晒下无法动弹
因为给训导记名
因为不能放弃的念头在震碎自己
因为脑中得分开想两件事
因为一双手得做做不完的事
因为想要太多却力不从心
因为想念却无法见面
因为
我很用力地活着
到生命的最后一秒~

4 comments:

~甜蜜·飞行的梦想...~ said...

咦~?
你被训导记名了吗。。。?
干吗会酱紫的?^^

妃~飞 said...

不懂~
夹了头发,已经很白痴样了
他还顺路进来记我名
我也没力跟他争执什么了...
训导那么容易辩得过九不叫训导了...

~甜蜜·飞行的梦想...~ said...

哇靠~
连酱紫他都要捉...
未免太...苛刻了吧~
天哪~><~

ba-ba-BA said...

虽然说真的是替你感到不奋气
但说实在的,我也想为训导辩驳一下。
其实,很多时候我们看起来仪容‘好像’很标准,其实已经到了该记名的地步了,只不过真的是学长管得较不严~
所以也真不能怪他

只是平心而论